荷兰人和印尼人发现了从“猫屎”中捡拾到的咖啡豆炒制出的咖啡-上犹新闻网
点击关闭

炒制野生-荷兰人和印尼人发现了从“猫屎”中捡拾到的咖啡豆炒制出的咖啡-上犹新闻网

  • 时间:

世界精神卫生日

中新網記者 林永傳一間裝有空調整潔明亮的專有小車間、一台專用小型炒制機,一名有幾十年咖啡炒制經驗的老師傅……

對於衛生的疑慮,周有為笑着解釋道:雖然是從「貓屎」中撿出,但每一顆咖啡內豆都包着一層厚厚的硬殼。貓屎豆經沖洗清潔晒乾后,要用機器去除那層硬殼后再曬,還要再去除包在內豆的薄膜,最後才能烘焙炒制。「麝香貓胃只是完成了咖啡製作工序中『去皮』的程序」,周有為說,用來喝的那顆內豆根本接觸不到任何東西。

18世紀初,荷蘭人在印尼殖民地蘇門答臘和爪哇島一帶建立了咖啡種植園,其成熟的咖啡豆成為麝香貓喜愛的食物。然而麝香貓的胃只能消化咖啡豆的表皮和果肉,完全無法磨動它裹在果皮里堅硬的內殼。於是,這些包着硬殼的咖啡豆又以糞便的形式一團一團被麝香貓排在野外。

當他和師傅用心將那公斤咖啡豆炒制出來與咖啡行家一起品嘗后,收穫了一片驚奇和急切的購買要求。曼特寧地區的村民聞訊后,紛紛將尋撿到的貓屎咖啡豆賣給他。不經意間,周有為成了巴厘島生產貓屎咖啡的「第一人」。

圖為消化咖啡豆的麝香貓。林永傳 攝

無從考證從何時起,荷蘭人和印尼人發現了從「貓屎」中撿拾到的咖啡豆炒制出的咖啡,具有一種無法言說的特殊風味。於是,咖啡世界里開始有了「貓屎」的傳奇。

圖為裝箱待出廠的成品貓屎咖啡。林永傳 攝

隨着貓屎咖啡的「值錢」,印尼不少地方開始圈養麝香貓強制餵食咖啡豆。周有為稱這種咖啡就少了野生貓屎咖啡那種自然果香、田野風味和醇厚喉韻。

而周有為所言的「麝香貓咖啡」,就是全球咖啡市場最為名貴和搶手的「貓屎咖啡」。

圖為周有為(中)與其兄、「環球蝴蝶」牌咖啡顧問周才元(左)在評鑒貓屎咖啡豆。林永傳攝

中新網印尼登巴薩9月23日電 題:訪印尼巴厘島貓屎咖啡「第一人」:好「貓屎」真難求

「這是我專門為麝香貓咖啡製作而配備的」,周有為向中新網記者介紹這個小車間時,顯着興奮和自豪神情。

2000年,協助父親打理咖啡工廠的周有為,以100美元價格從蘇門答臘曼特寧地區一村民手中買下了1公斤野生阿拉比卡貓屎咖啡豆。該地區是印尼頂級咖啡豆的產區,也是周家工廠的原料供應基地,彼時正常咖啡豆的價格是每公斤4美元。

圖為麝香貓喜歡食用的阿拉比卡咖啡熟紅豆。林永傳 攝

周有為介紹說,麝香貓只會挑最成熟最香甜的咖啡豆食用,這本身就是對咖啡豆的一種自然篩選。這些咖啡豆在麝香貓體內消化過程中產生髮酵,經過這種發酵后製成的咖啡口感特別濃稠香醇,而且帶有熱帶雨林田野的自然果香。

圖為周才元介紹野生麝香貓咖啡豆。林永傳 攝

在巴厘島,這一「傳奇」的書寫者正是周有為。

周有為是巴厘島唯一一家規模化咖啡廠的第三代「掌門人」。這家以印尼地圖和蝴蝶組合圖案為標誌的「環球蝴蝶」牌咖啡廠,歷經第一代福建安溪籍華人周鍾錦和第二代周鴻儒的創立和發展,至今以84年歷史的品質苛求和品牌積淀,走進了印尼華人、中國印尼歸僑和巴厘島民眾的心間,成為「好咖啡」的代名詞。

「野生天然貓屎豆實在太難找了」。周有為稱他家工廠與曼特寧地區咖啡農和村民有幾十年密切穩固的合作關係,每年出產的貓屎咖啡也僅1噸左右,不及工廠全年咖啡產量的千分之一,可謂「好貓屎真難求」。(完)

「被父親好一頓教訓」。回憶起那次斗膽「創舉」,57歲的周有為扮了個鬼臉。

今日关键词:李云迪获金质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