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映了明代广东手工业和经济社会发达程度-邱县新闻
点击关闭

中国建材资讯-反映了明代广东手工业和经济社会发达程度-邱县新闻

  • 时间:

伊朗新增2560例

嶺南廣造傢具,與長三角蘇、揚等地「南作」傢具相近,但有自己特點。從這組組合櫃可見,廣東為宮中加工的硬木傢具,用材上力求堅實,探用整料,很少拼接湊合;也不使用邊角料,及帶癤子、紋理不正、色澤不一的普通木料,因而木色、紋理一致,渾然一體。結構上起支撐作用的框架,較蘇式粗壯,不惜工本;附加裝飾構件精雕細刻,靈巧而突出,具有強烈的裝飾效果。還有傳自歐洲的鏨銅、花箋,絲織品上的大卷葉寫生花卉、貝殼等「洋花」圖案,乃至「巴羅克」、「洛可哥」風格的紋飾。乾隆帝對帶有西洋風格、中西融合的廣造藝術品情有獨鍾,乾隆元年(一七三五年)就在清宮造辦處開設「廣木作」,經過六十多年推動,廣造傢具、廣式傢具終於取代宋、元、明至清初,延續七八百年的蘇式傢具主導地位,而進入廣式傢具時代。

「廣彩」瓷器 外銷歐洲廣東人一早就建立了外向型經濟,清代「廣彩」瓷器,就是根據歐洲市場對中國瓷器需要,買進江西景德鎮白瓷胎,按照海外訂戶要求的圖案、紋飾,在廣州彩繪、燒彩,製出成品,專門輸往海外市場的外銷瓷。這與改革開放初期廣東企業來料、來樣加工出口產品差不多。清乾隆時期「廣彩人物紋盤」,高二點七、口徑十二點六、足徑七點三厘米。通體內外施白釉。盤外光素無紋飾,盤內繪一歐洲女子半身圓形肖像,筆觸細膩,形象逼真,具有強烈的立體感。

在紫檀木器上採用象牙、點翠、鏨銅、銅鍍金、琺瑯等工藝及玻璃畫作裝飾,呈現多彩效果,是廣式硬木傢具的又一重要特徵。清宮和粵港澳民間,收藏不少清中後期這種工藝的插掛屏、屏風。清宮舊藏「紫檀嵌琺瑯五倫圖寶座屏風」,廣東製造,《宮中進單》明確記載:「乾隆四十年(一七七五年)七月二十九日,廣東巡撫德保跪進紫檀嵌琺瑯五屏風一座。」此屏風共五扇,中間一扇最大,高二百九十四厘米,向左右尺寸遞減,通闊三百九十五厘米。紫檀木框,五屏風頂通體鏤雕流雲蝠磬紋帽,兩側為雕花站牙,下置須彌式紫檀木底座。屏心以鏨胎琺瑯技法起線刻山水樹木花鳥圖畫,五扇分別飾鳳凰、仙鶴、鴛鴦、鶺鴒、鶯五種禽鳥圖案,分別表現君臣、父子、夫婦、長幼、朋友等五種倫理關係。五扇畫面相連作傳統中國畫海漫形式,色彩絢麗的琺瑯畫,正適宜中國畫的「青綠山水」科。畫面上是嶺南、粵西石灰岩丘陵狀山體,遠處為山脈、近處為丘嶺,如大灣區肇慶七星岩式散落;其間是低緩起伏的綠野,溪水如練,橫貫山前。構圖巧妙,設色典麗,是廣造琺瑯傢具名品。

清雍正年間「廣彩花鳥紋盤」,高四點一、口徑二十五點二、足徑十五厘米。盤外施白釉,光素無紋飾。盤內白釉地以青花繪蝴蝶花卉紋邊飾,中央以粉彩繪雌雄一對雉雞,覓食於湖石花卉之間。器物造型規整,設色艷麗,紋飾風格迎合歐洲市場的需要,頗見「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精髓。如果沒有列強入侵,憑中國人的聰明才智,肯定會逐漸實現近代化。

這組雲龍紋紫檀大立櫃,由一對兩米多高的大立櫃、一件低矮的小櫃組成,總面闊有四米多,與北壁空間尺寸脗合,是專門為這裏量身定製的。兩高櫃之間空檔,下為小櫃;上部為垂花罩門,自成一紗櫥。紗櫥內置掛屏、陳設自鳴鐘,鐘表的高低位置正與成人視線相對應。兩口大立櫃又分別由立櫃、頂櫃組成,是兩百多年前的「組合櫃」。每件立櫃的兩扇門,浮雕相對的兩條五爪團龍、如意雲紋,下為海水江崖。每件頂櫃的兩扇門浮雕相對的兩條行龍。櫃門銅合頁、門環、鋪首,均淺刻雲龍紋;櫃腿包鑲雲龍紋護套。宮中傢具除了用料高檔、講究之外,是工藝考究。比如浮雕紋飾之下,板面平滑如砥,浮雕的紋飾彷彿是貼在水平的門板上。這是外間即使是官僚貴族之家也難以企及的。重華宮乾隆結婚時孝賢皇后從娘家帶來的嫁妝— 一組黃花梨立櫃,浮雕紋飾之下的面板,就不在一個平面上。

肇慶傢具 明式典範如今「明式傢具」享譽海內外。其實製作於明代的嶺南木器傢具,正是「明式傢具」的正宗代表作。故宮博物院藏「鐵梨象紋翹頭案」,長三百四十三點五、寬五十、高八十九厘米。木材係廣東特產熱帶植物鐵梨(又作鐵力、鐵棱等)木。木質堅硬、沉重似鐵,呈紫黑色。故宮這件長案出奇的是,案面並不是由邊框鑲面板構成的,而是用了一整塊厚十厘米的獨木板製作,而且連同兩端翹頭,都在一整塊木材上連做。試想這是多大的一塊木材,需要多大一棵鐵力樹!

粵繭、潮紗、隆江縐綢袍褂料等絲織物,是達官貴人的至愛。今梅州所在程鄉繭綢最為名貴,圖示上方故宮養心殿立櫃旁為故宮博物院藏清乾隆時貢品,包裝上書「京醬(顏色)程鄉繭綢袍料」。

因為鐵力木太重,為減輕重量,匠師把案面背面挖出凹槽,四周厚重部分好似案面的邊框。案面下為直牙條,牙頭做出卷雲紋曲邊,雕象形紋飾,象鼻微卷;兩象合之,又似下卷的雲紋。牙頭以夾頭榫結構與案腿相連。案腿素混面,側腿間安擋板,用厚材透雕出大朵垂雲,居中懸掛,四角鑲雲紋角牙。足下帶托泥,增強大案的穩定性。

案面下有陰刻「崇禎庚辰仲冬,製於康署」款,明確記載此案作於明崇禎十三年(一六四○年)十一月。康署,即康州公署。今廣東肇慶市德慶縣,在唐代改稱康州,北宋末康王趙構即受封於此。「靖康之難」,徽欽二帝被俘,宋高宗趙構在臨安(今杭州)繼位,南宋紹興元年(一一三一年),因為康州是趙構潛龍邸,詔升為府,並更名德慶府。明初改德慶府為州,萬曆時劃歸肇慶府管轄,明末德慶州領封川、開建二縣。明清文人士大夫喜歡使用歷史地名,此落款說明是當時德慶州的州官請來木匠,在州衙公署裏製作了這件作品。此案造型渾樸凝重,代表了明式傢具「書卷氣」風格,反映了明代廣東手工業和經濟社會發達程度。

西方工業革命後,這裏又最早吸收西方文明成果。康熙二十三年(一六八四年)開放海外貿易,英國、法國、荷蘭、西班牙、德國、丹麥等國金屬、玻璃、琺瑯、鐘表、毛織物、油畫等舶來品登陸,西風東漸,嶺南人從仿製到消化吸收,十七世紀末、十八世紀初出現了另一種新興的手工藝,與本地的傳統工藝互相促進和提高。

(作者為中國歷史文化學者、北京市檔案學會副理事長、中國國家博物館研究員)

洋風「廣造」 清宮主角紫禁城養心殿後殿是皇帝的寢宮,面闊五間,東、西稍間為寢室,設有木炕式龍床,皇帝可隨意休息居住。在這不大空間裏,起碼有兩組大型「廣造」傢具和陳設:西次間北壁前的「雲龍紋紫檀大立櫃」、東稍間東壁上懸掛的畫琺瑯對聯。它們進宮具體時間不詳,《宮中進單》乾隆三十六年(一七七一年)七月十七日兩廣總督李侍堯進單:「紫檀雕雲龍大櫃一對」,與此最近似。

珠三角雨熱足、物種多、瀕臨沿海、交通水網豐富、最靠近海外貿易對象國,在傳統海上絲路基礎上,海洋經濟多元結構等諸多優勢,終於迸發式地發揮出來,廣東的經濟區位發生巨變,一躍崛起為中國乃至東方經濟發展核心區域,並與世界市場發生密切聯繫。像「江南」地區一樣,嶺南地區在礦冶、陶瓷、繅絲、紡織、製糖、製茶等手工業部門中,也出現了近代資本主義萌芽,這種新經濟元素呈現出蓬勃生機。清宮收藏的傳世宋元特別是大量明清「廣貨」精品,是經濟近代化元素的產物和見證,而帶着有異於其他作品的特殊意義。廣東傢具、廣式傢具、廣州造鐘表、珠寶盆景、廣繡等等工藝品,已經成為清代宮廷生活物資的主體,就好比如今形容美國人日常生活離不開「中國製造」。這可能是以往人們不太注意的。

近年廣東經濟史研究揭示,宋代北方移民、技術大量南下,廣東獲得巨大發展。農業水利設施大量修建,珠三角等地大片灘塗變成良田;先進農具推廣,優良作物品種增加,廣州、英德府、潮州、惠州等地成為稻米輸出地。銅冶業一度在全國獨佔鰲頭,陶瓷業滿足日常生活需要並大量出口,造船業空前繁榮,為廣州外貿勃興打下基礎。海內外交通發展,中外商人、各地物產、多國商品匯聚廣州,以廣州為中心的珠三角逐步成為全粵經濟中心。經元代過渡,明清時期隨着全國商品經濟繁榮,海洋經濟比重提高,初級的經濟國際化孕育,市場遍在性發展,在廣東找到最合宜的空間。

工匠精神 俱甲天下早在西漢司馬遷《史記.貨殖列傳》,就稱廣州是嶺南都會,珠璣、犀、玳瑁、果、布等珍貴物資聚集,至明中期西方工業革命之前,這裏建立起高度發達的手工業,「蘇州樣、廣州匠,香(香料)、犀(犀牛角)、象(象牙)、蜃(螺鈿)、玳瑁、竹、木、藤、錫諸器,俱甲天下。」(《(同治)廣東通志》),作品表現出卓越的工匠精神。佛山的鐵器、釉陶,增城、雷州的葛織,廣州的錫器、絲織等,世稱「廣貨」、「瓊貨」,名聞遐邇。

廣東盛產葛、麻、棉,傳統紡織業發達,增城葛、增城細葛,雷州葛、雷州府波羅葛、波羅麻,潮州府龍葛、鳳葛、花鳳葛、貢葛,廣城絲葛、廣城花機,新會縣花機白、比把葛等各種葛、麻布,是進貢皇帝的名特產。葛為多年生草本植物,其纖維可織布、紗,具有吸汗、散熱、抗腐、結實等特點,適宜夏裝用料,「廣紗用於天下」(《廣州府志》)。圖示案頭右邊為故宮博物院藏清同治、光緒年間貢品,幅寬五十六點三厘米,包裝上寫有「增城葛一疋」、「牙色葛一疋」等字樣。

《漳絨山水圖》軸,縱六十二、橫六十厘米,是中西文化融合、具有清末嶺南派筆墨風格的漳絨風景畫。畫面表現隆冬時節,遠山近湖白雪皚皚的景色。陰沉的天空,光禿禿的枯樹,樹上立足未穩、空中頂風冒雪的寒禽,似此冷寂氛圍,傳統中國畫很少出現。漳絨是一種起絨絲織物,因誕生於福建漳州而得名。在表現山水風景的筆韻時,將畫稿所繪物象處的絨圈割開,呈絨狀,再用筆墨渲染,使之有較強的質感,所折射的光線與未割絨處明顯不同。其他地方則保留絨圈,淡施筆墨,並用絲線潤雅的光澤表現天空的遼闊。此圖軸割絨精妙細緻,畫面層次清晰,具有西方古典油畫的特點,準確地表達了嶺南派的筆墨風格。

今日关键词:许飞喊话尚雯婕